礼佛弘善网-中国佛教互联网权威弘法平台

选择

成唯识论全文

2017-12-24 20:19| 发布者: LIFO.VIP| 查看: 1193| 评论: 0|原作者: 唐玄奘|来自: 礼佛结缘网整理

摘要:   成唯识论全文   护法等菩萨造   唐三藏法师玄奘奉诏译   成唯识论卷第一   稽首唯识性。 满分清净者。 我今释彼说。 利乐诸有情。   今造此论。为于二空有迷谬者生正解故。生解为断二重障故。由 ...


 

  成唯识论全文


 

  护法等菩萨造


 

  唐三藏法师玄奘奉诏译


 

  成唯识论卷第一


 

  稽首唯识性。 满分清净者。 我今释彼说。 利乐诸有情。


 

  今造此论。为于二空有迷谬者生正解故。生解为断二重障故。由我法执。二障具生。若证二空。彼障随断。断障为得二胜果故。由断续生烦恼障故。证真解脱。由断碍解所知障故。得大菩提。又为开示谬执我法迷唯识者。令达二空。于唯识理如实知故。复有迷谬唯识理者。或执外境如识非无。或执内识如境非有。或执诸识用别体同。或执离心无别心所。为遮此等种种异执。令于唯识深妙理中得如实解。故作斯论。若唯有识。云何世间及诸圣教说有我法。颂曰。


 

  ◎由假说我法  ◎有种种相转  ◎彼依识所变


 

  ◎此能变唯三  ◎谓异熟思量  ◎及了别境识


 

  论曰。世间圣教说有我法。但由假立。非实有性。我谓主宰。法谓轨持。彼二俱有种种相转。我种种相。谓有情命者等。预流一来等。法种种相。谓实德业等。蕴处界等。转谓随缘施设有异。如是诸相。若由假说。依何得成。彼相皆依识所转变而假施设。识谓了别。此中识言亦摄心所。定相应故。变谓识体转似二分。相见俱依自证起故。依斯二分施设我法。彼二离此无所依故。或复内识转似外境。我法分别熏习力故。诸识生时变似我法。此我法相虽在内识。而由分别似外境现。诸有情类无始时来。缘此执为实我实法。如患梦者患梦力故。心似种种外境相现。缘此执为实有外境。愚夫所计实我实法都无所有。但随妄情而施设故。说之为假内识所变似我似法。虽有而非实我法性。然似彼现。故说为假。外境随情而施设故。非有如识。内识必依因缘生故。非无如境。由此便遮增减二执。境依内识而假立故。唯世俗有。识是假境所依事故。亦胜义有。


 

  云何应知实无外境唯有内识似外境生。实我实法不可得故。如何实我不可得耶。诸所执我略有三种。一者执我体常周遍。量同虚空。随处造业受苦乐故。二者执我其体虽常而量不定。随身大小有卷舒故。三者执我体常至细如一极微。潜转身中作事业故。初且非理。所以者何。执我常遍量同虚空。应不随身受苦乐等。又常遍故应无动转。如何随身能造诸业。又所执我。一切有情为同为异。若言同者。一作业时一切应作。一受果时一切应受。一得解脱时一切应解脱。便成大过。若言异者。诸有情我更相遍故。体应相杂。又一作业一受果时。与一切我处无别故。应名一切所作所受。若谓作受各有所属无斯过者。理亦不然。业果及身与诸我合。属此非彼不应理故。一解脱时一切应解脱。所修证法一切我合故。中亦非理。所以者何。我体常住。不应随身而有舒卷。既有舒卷如橐籥风。应非常住。又我随身应可分析。如何可执我体一耶。故彼所言如童竖戏。后亦非理。所以者何。我量至小如一极微。如何能令大身遍动。若谓虽小而速巡身如旋火轮。似遍动者。则所执我非一非常。诸有往来非常一故。


 

  又所执我复有三种。一者即蕴。二者离蕴。三者与蕴非即非离。初即蕴我。理且不然。我应如蕴非常一故。又内诸色定非实我。如外诸色有质碍故。心心所法亦非实我。不恒相续待众缘故。余行余色亦非实我。如虚空等非觉性故。中离蕴我。理亦不然。应如虚空无作受故。后俱非我。理亦不然。许依蕴立。非即离蕴。应如瓶等非实我故。又既不可说有为无为亦应不可说是我非我。故彼所执实我不成。


 

  又诸所执实有我体。为有思虑。为无思虑。若有思虑。应是无常。非一切时有思虑故。若无思虑。应如虚空。不能作业亦不受果。故所执我理俱不成。


 

  又诸所执实有我体。为有作用。为无作用。若有作用。如手足等。应是无常。若无作用。如兔角等。应非实我。故所执我二俱不成。


 

  又诸所执实有我体。为是我见所缘境不。若非我见所缘境者。汝等云何知实有我。若是我见所缘境者。应有我见非颠倒摄。如实知故。若尔如何执有我者。所信至教。皆毁我见。称赞无我。言无我见能证涅槃。执著我见沈沦生死。岂有邪见能证涅槃。正见翻令沈沦生死。


 

  又诸我见。不缘实我。有所缘故。如缘余心。我见所缘。定非实我。是所缘故。如所余法。是故我见。不缘实我。但缘内识变现诸蕴。随自妄情种种计度。


 

  然诸我执略有二种。一者俱生。二者分别。俱生我执。无始时来。虚妄熏习内因力故。恒与身俱。不待邪教及邪分别。任运而转。故名俱生此复二种。一常相续。在第七识。缘第八识。起自心相。执为实我。二有间断。在第六识。缘识所变五取蕴相。或总或别。起自心相。执为实我。此二我执。细故难断。后修道中。数数修习胜生空观。方能除灭。分别我执。亦由现在外缘力故。非与身俱。要待邪教及邪分别。然后方起。故名分别。唯在第六意识中有。此亦二种。一缘邪教所说蕴相。起自心相。分别计度。执为实我。二缘邪教所说我相。起自心相。分别计度。执为实我。此二我执。粗故易断。初见道时。观一切法生空真如。即能除灭。如是所说。一切我执。自心外蕴。或有或无。自心内蕴。一切皆有。是故我执。皆缘无常五取蕴相。妄执为我。然诸蕴相。从缘生故。是如幻有。妄所执我。横计度故。决定非有。故契经说。刍当知。世间沙门婆罗门等所有我见。一切皆缘五取蕴起。


 

  实我若无。云何得有忆识诵习恩怨等事。所执实我既常无变。后应如前。是事非有。前应如后。是事非无。以后与前体无别故。若谓我用。前后变易。非我体者。理亦不然。用不离体。应常有故。体不离用。应非常故。然诸有情。各有本识。一类相续。任持种子。与一切法。更互为因。熏习力故。得有如是忆识等事。故所设难。于汝有失。非于我宗。


 

  若无实我。谁能造业谁受果耶。所执实我。既无变易。犹如虚空。如何可能造业受果。若有变易。应是无常。然诸有情。心心所法。因缘力故。相续无断。造业受果。于理无违。


 

  我若实无。谁于生死轮回诸趣。谁复厌苦求趣涅槃。所执实我既无生灭。如何可说生死轮回。常如虚空。非苦所恼。何为厌舍求趣涅槃。故彼所言常为自害。然有情类。身心相续。烦恼业力轮回诸趣。厌患苦故求趣涅槃。由此故知定无实我。但有诸识无始时来。前灭后生。因果相续。由妄熏习。似我相现。愚者于中妄执为我。


 

  如何识外实有诸法不可得耶。外道余乘所执外法。理非有故。外道所执云何非有。且数论者。执我是思。受用萨埵剌阇答摩所成大等二十三法。然大等法三事合成。是实非假。现量所得。彼执非理。所以者何。大等诸法多事成故。如军林等。应假非实。如何可说现量得耶。又大等法若是实有。应如本事非三合成。萨等三即大等故。应如大等亦三合成。转变非常。为例亦尔。又三本事。各多功能。体亦应多。能体一故。三体既遍。一处变时。余亦应尔。体无别故。许此三事体相各别。如何和合共成一相。不应合时变为一相。与未合时体无别故。若谓三事体异相同。便违己宗体相是一。体应如相。冥然是一。相应如体。显然有三。故不应言三合成一。又三是别。大等是总总别一故。应非一三。此三变时。若不和合成一相者。应如未变。如何现见是一色等。若三和合成一相者。应失本别相。体亦应随失。不可说三各有二相。一总二别。总即别故。总亦应三。如何见一。若谓三体各有三相。和杂难知。故见一者。既有三相。宁见为一。复如何知三事有异。若彼一一皆具三相。应一一事能成色等。何所阙少。待三和合。体亦应各三。以体即相故。又大等法皆三合成。展转相望。应无差别。是则因果。唯量诸大。诸根差别。皆不得成。若尔。一根应得一切境。或应一境一切根所得。世间现见情与非情。净秽等物。现比量等。皆应无异。便为大失。故彼所执。实法不成。但是妄情计度为有。


 

  胜论所执实等句义。多实有性。现量所得。彼执非理。所以者何。诸句义中。且常住者。若能生果。应是无常。有作用故。如所生果。若有生果。应非离识实有自性。如兔角等。诸无常者。若有质碍。便有方分。应可分析。如军林等。非实有性。若无质碍。如心心所。应非离此有实自性。


 

  又彼所执地水火风。应非有碍。实句义摄。身根所触故。如坚湿暖动。即彼所执坚湿暖等。应非无碍。德句义摄。身根所触故。如地水火风。地水火三对青色等。俱眼所见。准此应责。故知无实地水火风与坚湿等。各别有性。亦非眼见实地水火。又彼所执实句义中有碍常者。皆有碍故。如粗地等。应是无常。诸句义中色根所取无质碍法。应皆有碍。许色根取故。如地水火风。


 

  又彼所执非实德等。应非离识有别自性。非实摄故。如石女儿。非有实等。应非离识有别自性。非有摄故。如空华等。彼所执有应离实等无别自性。许非无故。如实德等。若离实等。应非有性。许异实等故。如毕竟无等。如有非无。无别有性。如何实等有别有性。若离有法有别有性。应离无法有别无性。彼既不然。此云何尔。故彼有性。唯妄计度。又彼所执实德业性。异实德业。理定不然。勿此亦非实德业性。异实等故。如德业等。又应实等非实等摄异实等性故。如德业实等。地等诸性。对地等体。更相徵诘。准此应知。如实性等。无别实等性。实等亦应无别实性等。若离实等有实等性。应离非实等有非实等性。彼既不尔。此云何然。故同异性。唯假施设。又彼所执和合句义。定非实有。非有实等诸法摄故。如毕竟无。彼许实等现量所得。以理推徵。尚非实有。况彼自许和合句义。非现量得。而可实有。设执和合是现量境。由前理故。亦非实有。然彼实等。非缘离识实有自体现量所得。许所知故。如龟毛等。又缘实智。非缘离识实句自体现量智摄。假合生故。如德智等。广说乃至缘和合智非缘离识和合自体现量智摄。假合生故。如实智等。故胜论者。实等句义。亦是随情妄所施设。


 

  有执有一大自在天。体实遍常。能生诸法。彼执非理。所以者何。若法能生。必非常故。诸非常者。必不遍故。诸不遍者。非真实故。体既常遍。具诸功能应一切处时。顿生一切法。待欲或缘方能生者。违一因论。或欲及缘亦应顿起。因常有故。余执有一大梵。时方。本际。自然。虚空。我等。常住实有。具诸功能。生一切法。皆同此破。


 

  有余偏执明论声常。能为定量。表诠诸法。有执一切声皆是常。待缘显发。方有诠表。彼俱非理。所以者何。且明论声。许能诠故。应非常住。如所余声。余声亦应非常。声体如瓶衣等。待众缘故。


 

  有外道执地水火风极微实常。能生粗色。所生粗色。不越因量。虽是无常。而体实有。彼亦非理。所以者何。所执极微。若有方分。如蚁行等。体应非实。若无方分。如心心所。应不共聚。生粗果色。既能生果。如彼所生。如何可说。极微常住。又所生果。不越因量。应如极微。不名粗色。则此果色。应非眼等色根所取便违自执。若谓果色量德合故。非粗似粗。色根能取。所执果色。既同因量。应如极微。无粗德合。或应极微。亦粗德合。如粗果色。处无别故。若谓果色遍在自因。因非一故。可名粗者。则此果色体应非一。如所在因。处各别故。既尔。此果还不成粗。由此亦非色根所取。若果多分合故成粗。多因极微。合应非细。足成根境。何用果为。既多分成。应非实有。则汝所执前后相违。又果与因俱有质碍。应不同处。如二极微。若谓果因体相受入。如沙受水。药入镕铜。谁许沙铜体受水药。或应离变。非一非常。又粗色果。体若是一。得一分时。应得一切。彼此一故。彼应如此。不许违理。许便违事。故彼所执。进退不成。但是随情虚妄计度。


 

  然诸外道品类虽多。所执有法。不过四种。一执有法与有等性。其体定一。如数论等。彼执非理。所以者何。勿一切法即有性故。皆如有性。体无差别。便违三德我等体异。亦违世间诸法差别。又若色等即色等性。色等应无青黄等异。二执有法与有等性。其体定异。如胜论等。彼执非理。所以者何。勿一切法非有性故。如已灭无体不可得。便违实等自体非无。亦违世间现见有物。又若色等非色等性。应如声等非眼等境。三执有法与有等性。亦一亦异。如无惭等。彼执非理。所以者何。一异同前一异过故。二相相违。体应别故。一异体同。俱不成故。勿一切法皆同一体。或应一异是假非实。而执为实。理定不成。四执有法与有等性。非一非异。如邪命等。彼执非理。所以者何。非一异执。同异一故。非一异言。为遮为表。若唯是表。应不双非。若但是遮。应无所执。亦遮亦表。应互相违。非表非遮。应成戏论。又非一异。违世共知有一异物。亦违自宗色等有法决定实有。是故彼言唯矫避过。诸有智者勿谬许之。


 

  余乘所执离识实有色等诸法。如何非有。彼所执色。不相应行。及诸无为。理非有故。


 

  且所执色。总有二种。一者有对。极微所成。二者无对。非极微成。彼有对色。定非实有。能成极微非实有故。谓诸极微若有质碍。应如瓶等是假非实。若无质碍。应如非色。如何可集成瓶衣等。又诸诸极微若有方分。必可分析。便非实有。若无方分。则如非色。云何和合承光发影。日轮才举照柱等时。东西两边光影各现。承光发影处既不同。所执极微定有方分。又若见触壁等物时。唯得此边。不得彼分。既和合物。即诸极微。故此极微必有方分。又诸极微。随所住处。必有上下四方差别。不尔。便无共和集义。或相涉入。应不成粗。由此极微定有方分。执有对色。即诸极微。若无方分。应无障隔。若尔。便非障碍有对。是故汝等所执极微。必有方分。有方分故。便可分析。定非实有。故有对色。实有不成。五识岂无所依缘色。虽非无色。而是识变。谓识生时。内因缘力。变似眼等色等相现。即以此相为所依缘。然眼等根。非现量得。以能发识。比知是有。此但功能。非外所造。外有对色理既不成。故应但是内识变现。发眼等识。名眼等根。此为所依。生眼等识。此眼等识。外所缘缘理非有故。决定应许自识所变。为所缘缘。谓能引生似自识者。汝执彼是此所缘缘。非但能生。勿因缘等亦名此识所缘缘故。眼等五识了色等时。但缘和合似彼相故。非和合相。异诸极微。有实自体。分析彼时。似彼相识。定不生故。彼和合相既非实有。故不可说是五识缘。勿第二月等能生五识故。非诸极微共和合位。可与五识各作所缘。此识上无极微相故。非诸极微有和合相。不和合时无此相故。非和合位与不合时。此诸极微体相有异。故和合位。如不合时。色等极微。非五识境。有执色等一一极微。不和集时。非五识境。共和集位。展转相资。有粗相生。为此识境。彼相实有。为此所缘。彼执不然。共和集位。与未集时。体相一故。瓶瓯等物。极微等者。缘彼相识应无别故。共和集位。一一极微。各各应舍微圆相故。非粗相识。缘细相境。勿余境识缘余境故。一识应缘一切境故。许有极微。尚致此失。况无识外真实极微。由此定知自识所变似色等相。为所缘缘。见托彼生。带彼相故。然识变时。随量大小。顿现一相。非别变作。众多极微合成一物。为执粗色有实体者。佛说极微。令其除析。非谓诸色实有极微。诸瑜伽师。以假想慧。于粗色相。渐次除析。至不可析。假说极微。虽此极微。犹有方分而不可析。若更析之。便似空现。不名为色。故说极微是色边际。由此应知诸有对色。皆识变现。非极微成。余无对色。是此类故。亦非实有。或无对故。如心心所。定非实色。诸有对色。现有色相。以理推究。离识尚无。况无对色。现无色相。而可说为真实色法。


 

  表无表色。岂非实有。此非实有。所以者何。且身表色。若是实有。以何为性。若言是形。便非实有。可分析故。长等极微不可得故。若言是动。亦非实有。才生即灭。无动义故。有为法灭。不待因故。灭若待因。应非灭故。若言有色。非显非形。心所引生。能动手等。名身表业。理亦不然。此若是动。义如前破。若是动因。应即风界。风无表示。不应名表。又触不应通善恶性。非显香味。类触应知。故身表业定非实有。然心为因。令识所变手等色相。生灭相续。转趣余方。似有动作。表示心故。假名身表。语表亦非实有声性。一刹那声。无诠表故。多念相续。便非实故。外有对色。前已破故。然因心故。识变似声。生灭相续。似有表示。假名语表。于理无违。表既实无。无表宁实。然依思愿善恶分限。假立无表。理亦无违。谓此或依发胜身语善恶思种增长位立。或依定中止身语恶现行思立。故是假有。世尊经中说有三业。拨身语业。岂不违经。不拨为无。但言非色。能动身思。说名身业。能发语思。说名语业。审决二思。意相应故。作动意故。说名意业。起身语思。有所造作。说名为业。是审决思所游履故。通生苦乐异熟果故。亦名为道。故前七业道。亦思为自性。或身语表。由思发故。假说为业。思所履故。说名业道。由此应知实无外色。唯有内识变似色生。


 

  不相应行亦非实有。所以者何。得非得等。非如色心及诸心所体相可得。非异色心及诸心所作用可得。由此故知定非实有。但依色等分位假立。此定非异色心心所有实体用。如色心等。许蕴摄故。或心心所及色无为所不摄故。如毕竟无。定非实有。或余实法所不摄故。如余假法。非实有体。


 

  且彼如何知得非得。异色心等。有实体用。契经说故。如说如是补特伽罗成就善恶。圣者成就十无学法。又说异生不成就圣法。诸阿罗汉不成就烦恼。成不成言。显得非得。经不说此异色心等。有实体用。为证不成。亦说轮王成就七宝。岂即成就他身非情。若谓于宝有自在力。假说成就。于善恶法。何不许然。而执实得。若谓七宝在现在故。可假说成。宁知所成善恶等法。离现在有。离现实法。理非有故。现在必有善种等故。又得于法有何胜用。若言能起。应起无为。一切非情。应永不起。未得已失。应永不生。若俱生得为因起者。所执二生。便为无用。又具善恶无记得者。善恶无记应顿现前。若待余因。得便无用。若得于法是不失因。有情由此成就彼故。诸可成法。不离有情。若离有情。实不可得。故得于法。俱为无用。得实无故。非得亦无。然依有情可成诸法。分位假立三种成就。一种子成就。二自在成就。三现行成就。翻此假立不成就名。此类虽多。而于三界见所断种未永害位。假立非得。名异生性。于诸圣法未成就故。


 

  复如何知异色心等有实同分。契经说故。如契经说。此天同分。此人同分。乃至广说。此经不说异色心等有实同分。为证不成。若同智言。因斯起故知实有者。则草木等应有同分。又于同分起同智言。同分复应有别同分。彼既不尔。此云何然。若谓为因。起同事欲。知实有者。理亦不然。宿习为因。起同事欲。何要别执有实同分。然依有情身心相似。分位差别。假立同分。复如何知异色等有实命根。契经说故。如契经说。寿暖识三。应知命根。说名为寿。此经不说异色心等。有实寿体。为证不成。又先已成色不离识。应此离识无别命根。又若命根异识实有。应如受等。非实命根。若尔。如何经说三法。义别说三。如四正断。住无心位。寿暖应无。岂不经说识不离身。既尔。如何名无心位。彼灭转识。非阿赖耶。有此识因。后当广说。此识足为界趣生体。是遍恒续异熟果故。无劳别执有实命根。然依亲生此识种子。由业所引功能差别。住时决定。假立命根。


 

  复如何知二无心定。无想异熟。异色心等有实自性。若无实性应不能遮心心所法。令不现起。若无心位。有别实法。异色心等。能遮于心。名无心定。应无色时。有别实法。异色心等。能碍于色。名无色定。彼既不尔。此云何然。又遮碍心。何须实法。如堤塘等。假亦能遮。谓修定时。于定加行。厌患粗动心心所故。发胜期愿。遮心心所。令心心所渐细渐微。微微心时熏异熟识。成极增上厌心等种。由此损伏心等种故。粗动心等暂不现行。依此分位。假立二定。此种善故。定亦名善。无想定前。求无想果故。所熏成种。招彼异熟识。依之粗动想等不行。于此分位。假立无想。依异熟立。得异熟名。故此三法。亦非实有。


 

  成唯识论卷第二


 

  复如何知诸有为相。异色心等。有实自性。契经说故。如契经说。有三有为之有为相。乃至广说。此经不说异色心等有实自性。为证不成。非第六声。便表异体。色心之体。即色心故。非能相体。定异所相。忽坚相等异地等故。若有为相异所相体。无为相体应异所相。又生等相若体俱有。应一切时齐兴作用。若相违故。用不顿兴。体亦相违。如何俱有。又住异灭。用不应俱。能相所相体俱本有。用亦应然。无别性故。若谓彼用更待因缘。所待因缘应非本有。又执生等便为无用。所相恒有。而生等合。应无为法亦有生等。彼此异因不可得故。又去来世。非现非常。应似空华。非实有性。生名为有。宁在未来。灭名为无应非现在。灭若非无。生应非有。又灭违住。宁执同时。住不违生。何容异世。故彼所执。进退非理。然有为法。因缘力故。本无今有。暂有还无表异无为。假立四相。本无今有。有位名生。生位暂停。即说为住。住别前后。复立异名。暂有还无。无时名灭。前三有故。同在现在。后一是无。故在过去。如何无法。与有为相。表此后无。为相何失。生表有法先非有。灭表有法后是无。异表此法非凝然。住表此法暂有用。故此四相。于有为法。虽俱名表。而表有异。此依刹那。假立四相。一期分位。亦得假立。初有名生。后无名灭。生己相似相续名住。即此相续转变名异。是故四相皆是假立。


 

  复如何知异色心等。有实诠表名句文身。契经说故。如契经说佛得希有名句文身。此经不说异色心等有实名等。为证不成。若名句文异声实有。应如色等非实能诠。谓声能生名句文者。此声必有音韵屈曲。此足能诠。何用名等。若谓声上音韵屈曲。即名句文。异声实有。所见色上形量屈曲。应异色处别有实体。若谓声上音韵屈曲。始弦管声非能诠者。此应如彼声。不别生名等。又谁说彼定不能诠。声若能诠。风铃声等应有诠用。此应如彼不别生实名句文身。若唯语声能生名等。如何不许唯语能诠。何理定知能诠即语。宁知异语别有能诠。语不异能诠。人天共了。执能诠异语。天爱非余。然依语声分位差别。而假建立名句文身。名诠自性。句诠差别。文即是字。为二所依。此三离声虽无别体。而假实异。亦不即声。由此法词二无碍解。境有差别。声与名等。蕴处界摄。亦各有异且依此土。说名句文依声假立。非谓一切。诸余佛土。亦依光明妙香味等假立三故。


 

  有执随眠异心心所。是不相应行蕴所摄。彼亦非理。名贪等故。如现贪等。非不相应。执别有余不相应行。准前理趣。皆应遮止。


 

  诸无为法。离色心等。决定实有。理不可得。且定有法。略有三种。一现所知法。如色心等。二现受用法。如瓶衣等。如是二法。世共知有。不待因成。三有作用法。如眼耳等。由彼彼用。证知是有。无为非世共知定有。又无作用如眼耳等。设许有用。应是无常。故不可执无为定有。然诸无为。所知性故。或色心等所显性故。如色心等。不应执为离色心等。实无为性。又虚空等。为一为多。若体是一。遍一切处虚空容受色等法故。随能合法。体应成多。一所合处。余不合故。不尔。诸法应互相遍。若谓虚空不与法合。应非容受。如余无为。又色等中有虚空不。有应相杂。无应不遍。一部一品结法断时。应得余部余品择灭。一法缘阙得不生时。应于一切得非择灭。执彼体一。理应尔故。若体是多。便有品类。应如色等。非实无为。虚空又应非遍容受。余部所执离心心所实有无为。准前应破。又诸无为。许无因果故。应如兔角。非异心等有。然契经说。有虚空等诸无为法。略有二种。一依识变。假施设有。谓曾闻说虚空等名。随分别有虚空等相。数习力故。心等生时。似虚空等无为相现。此所现相。前后相似。无有变易。假说为常。二依法性。假施设有。谓空无我所显真如。有无俱非。心言路绝。与一切法非一异等。是法真理。故名法性。离诸障碍。故名虚空。由简择力。灭诸杂染。究竟证会。故名择灭。不由择力。本性清净。或缘阙所显。故名非择灭。苦乐受灭。故名不动。想受不行。名想受灭。此五皆依真如假立。真如亦是假施设名。遮拨为无。故说为有。遮执为有。故说为空。勿谓虚幻。故说为实。理非妄倒。故名真如。不同余宗。离色心等。有实常法。名曰真如。故诸无为。非定实有。


 

  外道余乘所执诸法。异心心所。非实有性。是所取故。如心心所。能取彼觉。亦不缘彼。是能取故。如缘此觉诸心心所。依他起故。亦如幻事。非真实有。为遣妄执心心所外实有境故。说唯有识。若执唯识真实有者。如执外境。亦是法执。


 

  然诸法执。略有二种。一者俱生。二者分别。俱生法执。无始时来。虚妄熏习。内因力故。恒与身俱。不待邪教。及邪分别。任运而转。故名俱生。此复二种。一常相续。在第七识。缘第八识。起自心相。执为实法。二有问断。在第六识缘识所变蕴处界相。或总或别。起自心相。执为实法。此二法执。细故难断。后十地中。数数修习胜法空观。方能除灭。分别法执。亦由现在外缘力故。非与身俱要待邪教。及邪分别。然后方起。故名分别。唯在第六意识中有。此亦二种。一缘邪教所说蕴处界相。起自心相。分别计度。执为实法。二缘邪教所说自性等相。起自心相。分别计度。执为实法。此二法执。粗故易断。入初地时。观一切法。法空真如。即能除灭。如是所说一切法执。自心外法。或有或无。自心内法。一切皆有。是故法执。皆缘自心所现似法。执为实有。然似法相。从缘生故。是如幻有。所执实法。妄计度故。决定非有。故世尊说。慈氏当知。诸识所缘。唯识所现。依他起性。如幻事等。


 

  如是外道余乘所执。离识我法。皆非实有。故心心所。决定不用外色等法。为所缘缘。缘用必依实有体故。现在彼聚心心所法。非此聚识亲所缘缘。如非所缘。他聚摄故。同聚心所。亦非亲所缘。自体异故。如余非所取。由此应知实无外境。唯有内识。似外境生。是故契经伽他中说。


 

  如愚所分别  外境实皆无  习气扰浊心  故似彼而转


 

  有作是难。若无离识实我法者。假亦应无。谓假必依真事似事共法而立。如有真火。有似火人。有猛赤法。乃可假说此人为火。假说牛等。应知亦然。我法若无。依何假说。无假说故。似亦不成。如何说心似外境转。彼难非理。离识我法前已破故。依类依实假说火等俱不成故。依类假说。理且不成。猛赤等德。非类有故。若无共德而假说彼。应亦于水等。假说火等名。若谓猛等。虽非类德。而不相离。故可假说。此亦不然。人类猛等。现见亦有互相离故。类既无德。又互相离。然有于人假说火等。故知假说不依类成。依实假说。理亦不成。猛赤等德。非共有故。谓猛赤等。在火在人。其体各别。所依异故。无共假说。有过同前。若谓人火德相似故可假说者。理亦不然。说火在人。非在德故。由此假说不依实成。又假必依真事立者。亦不应理。真谓自相。假智及诠。俱非境故。谓假智诠。不得自相。唯于诸法共相而转。亦非离此有别方便。施设自相为假所依。然假智诠。必依声起。声不及处。此便不转。能诠所诠。俱非自相。故知假说不依真事。由此但依似事而转。似谓增益。非实有相。声依增益似相而转。故不可说假必依真。是故彼难不应正理。然依识变。对遣妄执真实我法。说假似言。由此契经伽他中说。


 

  为对遣愚夫  所执实我法  故于识所变  假说我法名


 

  识所变相。虽无量种。而能变识。类别唯三。一谓异熟。即第八识。多异熟性故。二谓思量即第七识恒审思量故。三谓了境。即前六识。了境相粗故。及言。显六合为一种。此三皆名能变识者。能变有二种。一因能变。谓第八识中等流异熟二因习气。等流习气。由七识中善恶无记熏令生长。异熟习气。由六识中有漏善恶熏令生长。二果能变谓前二种习气力故。有八识生。现种种相。等流习气为因缘故。八识体相差别而生名等流果。果似因故。异熟习气为增上缘。感第八识酬引业力。恒相续故。立异熟名。感前六识酬满业者。从异熟起。名异熟生。不名异熟。有间断故。即前异熟及异熟生。名异熟果果异因故。此中且说我爱执藏。持杂染种。能变果识。名为异熟非谓一切。虽已略说能变三名。而未广辩能变三相。且初能变。其相云何。颂曰。


 

  ◎初阿赖耶识  ◎异熟一切种  ◎不可知执受  ◎处了常与触


 

  ◎作意受想思  ◎相应唯舍受  ◎是无覆无记  ◎触等亦如是


 

  ◎恒转如暴流  ◎阿罗汉位舍


 

  论曰。初能变识。大小乘教。名阿赖耶。此识具有能藏所藏执藏义故。谓与杂染互为缘故。有情执为自内我故。此即显示初能变识所有自相。摄持因果为自相故。此识自相分位虽多。藏识过重。是故偏说。此是能引诸界趣生善不善业异熟果故。说名异熟。离此。命根众同分等。恒时相续胜异熟果。不可得故。此即显示初能变识所有果相。此识果相。虽多位多种。异熟宽不共。故偏说之。此能执持诸法种子令不失故。名一切种。离此。余法能遍执持诸法种子。不可得故。此即显示初能变识所有因相。此识因相。虽有多种。持种不共。是故偏说。初能变识。体相虽多。略说唯有如是三相。


 

  一切种相。应更分别。此中何法名为种子。谓本识中亲生自果功能差别。此与本识及所生果不一不异。体用因果理应尔故。虽非一异。而是实有。假法如无。非因缘故。此与诸法既非一异。应如瓶等是假非实。若尔。真如应是假有。许则便无真胜义谛。然诸种子。唯依世俗说为实有。不同真如。种子虽依第八识体。而是此识相分非余。见分恒取此为境故。诸有漏种。与异熟识体无别故。无记性摄。因果俱有善等性故。亦名善等。诸无漏种。非异熟识性所摄故。因果俱是善性摄故。唯名为善。若尔。何故决择分说。二十二根。一切皆有异熟种子。皆异熟生。虽名异熟。而非无记。依异熟故。名异熟种。异性相依。如眼等识。或无漏种。由熏习力。转变成熟。立异熟名。非无记性所摄异熟。此中有义。一切种子皆本性有。不从熏生。由熏习力。但可增长。如契经说。一切有情。无始时来有种种界。如恶叉聚。法尔而有。界即种子差别名故。又契经说。无始时来界。一切法等依。界是因义。瑜伽亦说。诸种子体。无始时来性虽本有。而由染净新所熏发。诸有情类。无始时来。若般涅槃法者。一切种子皆悉具足。不般涅槃法者。便阙三种菩提种子。如是等文。诚证非一。又诸有情。既说本有五种性别。故应定有法尔种子。不由熏生。又瑜伽说。地狱成就三无漏根。是种非现。又从无始展转传来。法尔所得本性住性。由此等证。无漏种子法尔本有。不从熏生。有漏亦应法尔有种。由熏增长。不别熏生。如是建立因果不乱。


 

  有义种子皆熏故生。所熏能熏俱无始有。故诸种子无始成就。种子既是习气异名。习气必由熏习而有。如麻香气。华熏故生。如契经说。诸有情心。染净诸法所熏习故。无量种子之所积集。论说内种定有熏习。外种熏习或有或无。又名言等三种熏习。总摄一切有漏法种。彼三既由熏习而有。故有漏种必藉熏生。无漏种生。亦由熏习。说闻熏习。闻净法界等流正法而熏起故。是出世心种子性故。有情本来种性差别。不由无漏种子有无。但依有障无障建立。如瑜伽说。于真如境。若有毕竟二障种者。立为不般涅槃法性。若有毕竟所知障种非烦恼者。一分立为声闻种性。一分立为独觉种性。若无毕竟二障种者。即立彼为如来种性。故知本来种性差别。依障建立。非无漏种。所说成就无漏种言。依当可生。非已有体。


 

  有义种子各有二类。一者本有。谓无始来异熟识中。法尔而有生蕴处界功能差别。世尊依此。说诸有情无始时来。有种种界。如恶叉聚。法尔而有。余所引证。广说如初。此即名为本性住种。二者始起。谓无始来数数现行熏习而有。世尊依此。说有情心染净诸法所熏习故。无量种子之所积集。诸论亦说染净种子。由染净法熏习故生。此即名为习所成种。


 

  若唯本有。转识不应与阿赖耶为因缘性。如契经说。


 

  诸法于识藏  识于法亦尔  更互为果性  亦常为因性


 

  此颂意言。阿赖耶识。与诸转识。于一切时。展转相生。互为因果。摄大乘说。阿赖耶识。与杂染法。互为因缘。如炷与焰。展转生烧。又如束芦。互相依住。唯依此二建立因缘。所余因缘不可得故。若诸种子不由熏生。如何转识与阿赖耶有因缘义。非熏令长可名因缘。勿善恶业与异熟果为因缘故。又诸圣教。说有种子由熏习生。皆违彼义。故唯本有。理教相违。


 

  若唯始起。有为无漏无因缘故。应不得生。有漏不应为无漏种。勿无漏种生有漏故。许应诸佛有漏复生。善等应为不善等种。分别论者。虽作是说。心性本净。客尘烦恼所染污故。名为杂染。离烦恼时。转成无漏。故无漏法非无因生。而心性言。彼说何义。若说空理。空非心因。常法定非诸法种子。以体前后无转变故。若即说心。应同数论。相虽转变。而体常一。恶无记心。又应是善。许则应与信等相应。不许便应非善心体。尚不名善。况是无漏。有漏善心既称杂染。如恶心等性非无漏。故不应与无漏为因。勿善恶等互为因故。若有漏心性是无漏应无漏心性是有漏。差别因缘不可得故。又异生心若是无漏。则异生位无漏现行。应名圣者。若异生心。性虽无漏。而相有染。不名无漏。无斯过者。则心种子亦非无漏。何故汝论说有异生。唯得成就无漏种子。种子现行。性相同故。然契经说心性净者。说心空理所显真如。真如是心真实性故。或说心体非烦恼故。名性本净。非有漏心性是无漏。故名本净。由此应信有诸有情。无始时来有无漏种。不由熏习。法尔成就。后胜进位。熏令增长。无漏法起。以此为因。无漏起时。复熏成种。有漏法种。类此应知。诸圣教中虽说内种定有熏习。而不定说一切种子皆熏故生。宁全拨无本有种子。然本有种。亦由熏习令其增盛。方能得果。故说内种定有熏习。其闻熏习。非唯有漏。闻正法时。亦熏本有无漏种子。令渐增盛。展转乃至生出世心。故亦说此名闻熏习。闻熏习中。有漏性者是修所断。感胜异熟。为出世法胜增上缘。无漏性者非所断摄。与出世法正为因缘。此正因缘微隐难了。有寄粗显胜增上缘。方便说为出世心种。依障建立种性别者。意显无漏种子有无。谓若全无无漏种者。彼二障种永不可害。即立彼为非涅槃法。若唯有二乘无漏种者。彼所知障种永不可害。一分立为声闻种性。一分立为独觉种性。若亦有佛无漏种者。彼二障种俱可永害。即立彼为如来种性。故由无漏种子有无。障有可断不可断义。然无漏种微隐难知。故约彼障显性差别。不尔。彼障有何别因。而有可害不可害者。若谓法尔有此障别。无漏法种宁不许然。若本全无无漏法种。则诸圣道永不得生。谁当能害二障种子。而说依障立种性别。既彼圣道必无生义。说当可生亦定非理。


 

  然诸圣教。处处说有本有种子。皆违彼义。故唯始起。理教相违。由此应知诸法种子。各有本有始起二类。然种子义略有六种。一刹那灭。谓体才生。无间必灭有胜功力。方成种子。此遮常法常无转变。不可说有能生用故。二果俱有。谓与所生现行果法。俱现和合方成种子。此遮前后及定相离。现种异类互不相违。一身俱时有能生用。非如种子自类相生。前后相违。必不俱有。虽因与果有俱不俱。而现在时可有因用。未生已灭。无自体故。依生现果。立种子名不依引生自类名种。故但应说与果俱有。三恒随转。谓要长时一类相续。至究竟位。方成种子。此遮转识转易间断。与种子法不相应故。此显种子自类相生。四性决定。谓随因力。生善恶等功能决定。方成种子。此遮余部。执异性因。生异性果。有因缘义。五待众缘。谓此要待自众缘合。功能殊胜。方成种子。此遮外道执自然因。不待众缘。恒顿生果。或遮余部缘恒非无。显所待缘非恒有性。故种于果非恒顿生。六引自果。谓于别别色心等果。各各引生。方成种子。此遮外道执唯一因生一切果。或遮余部执色心等互为因缘。唯本识中功能差别。具斯六义成种非余。


 

  外谷麦等。识所变故。假立种名。非实种子。此种势力。生近正果名曰生因。引远残果。令不顿绝。即名引因。内种必由熏习生长。亲能生果。是因缘性。外种熏习。或有或无。为增上缘。办所生果。必以内种为彼因缘。是共相种所生果故。


 

  依何等义立熏习名。所熏能熏。各具四义。令种生长。故名熏习。


 

  何等名为所熏四义。一坚住性。若法始终。一类相续。能持习气。乃是所熏。此遮转识及声风等。性不坚住。故非所熏。二无记性。若法平等。无所违逆。能容习气。乃是所熏。此遮善染势力强盛。无所容纳。故非所熏。由此如来第八净识。唯带旧种。非新受熏。三可熏性。若法自在。性非坚密。能受习气。乃是所熏。此遮心所及无为法。依他坚密。故非所熏。四与能熏共和合性。若与能熏。同时同处。不即不离。乃是所熏。此遮他身。刹那前后。无和合义。故非所熏。唯异熟识具此四义。可是所熏。非心所等。


 

  何等名为能熏四义。一有生灭。若法非常能有作用。生长习气。乃是能熏。此遮无为。前后不变。无生长用。故非能熏。二有胜用。若有生灭。势力增盛。能引习气。乃是能熏。此遮异熟心心所等。势力羸劣。故非能熏。三有增减。若有胜用。可增可减。摄植习气。乃是能熏。此遮佛果圆满善法。无增无减。故非能熏。彼若能熏。便非圆满。前后佛果。应有胜劣。四与所熏和合而转。若与所熏。同时同处。不即不离。乃是能熏。此遮他身。刹那前后。无和合义。故非能熏。唯七转识及彼心所。有胜势用而增减者。具此四义。可是能熏。


 

  如是能熏与所熏识。俱生俱灭。熏习义成。令所熏中。种子生长。如熏苣●。故名熏习。能熏识等。从种生时。即能为因。复熏成种。三法展转。因果同时。如炷生焰。焰生燋炷。亦如芦束。更互相依。因果俱时。理不倾动。能熏生种。种起现行。如俱有因。得士用果。种子前后。自类相生。如同类因。引等流果。此二于果。是因缘性。除此。余法皆非因缘。设名因缘。应知假说。是谓略说一切种相。


 

  此识行相。所缘云何。谓不可知执受处了。了谓了别。即是行相。识以了别为行相故。处谓处所。即器世间。是诸有情所依处故。执受有二。谓诸种子。及有根身。诸种子者。谓诸相名。分别习气。有根身者。谓诸色根。及根依处。此二皆是识所执受。摄为自体。同安危故。执受及处。俱是所缘。阿赖耶识因缘力故。自体生时。内变为种。及有根身。外变为器。即以所变为自所缘。行相仗之而得起故。


 

  此中了者。谓异熟识于自所缘。有了别用。此了别用。见分所摄。


 

  然有漏识自体生时。皆似所缘能缘相现。彼相应法。应知亦尔。似所缘相。说名相分。似能缘相。说名见分。若心心所无所缘相。应不能缘自所缘境。或应一一能缘一切。自境如余。余如自故。若心心所无能缘相。应不能缘。如虚空等。或虚空等亦是能缘。故心心所必有二相。如契经说。


 

  一切唯有觉  所觉义皆无  能觉所觉分  各自然而转


 

  执有离识所缘境者。彼说外境是所缘。相分名行相。见分名事。是心心所自体相故。心与心所同所依缘。行相相似。事虽数等。而相各异。识受想等相各别故。达无离识所缘境者。则说相分是所缘。见分名行相。相见所依自体名事。即自证分。此若无者。应不自忆心心所法。如不曾更境。必不能忆故。心与心所同所依根。所缘相似。行相各别。了别领纳等作用各异故。事虽数等。而相各异。识受等体有差别故。然心心所。一一生时。以理推徵。各有三分。所量。能量。量果别故。相见必有所依体故。如集量论伽他中说。


 

  似境相所量  能取相自证  即能量及果  此三体无别


 

  又心心所。若细分别。应有四分。三分如前。复有第四证自证分。此若无者。谁证第三。心分既同。应皆证故。又自证分。应无有果。诸能量者必有果故。不应见分是第三果。见分或时非量摄故。由此见分不证第三。证自体者必现量故。


 

  此四分中。前二是外。后二是内。初唯所缘。后三通二。谓第二分但缘第一。或量非量。或现或比。第三能缘第二第四。证自证分唯缘第三。非第二者。以无用故。第三第四皆现量摄。故心心所四分合成。具所能缘。无无穷过。非即非离。唯识理成。是故契经伽他中说。


 

  众生心二性  内外一切分  所取能取缠  见种种差别


 

  此颂意说众生心性二分合成。若内若外。皆有所取能取缠缚。见有种种。或量非量。或现或比。多分差别。此中见者是见分故。


 

  如是四分。或摄为三。第四摄入自证分故。或摄为二。后三俱是能缘性故。皆见分摄。此言见者。是能缘义。或摄为一。体无别故。如入楞伽伽他中说。


 

  由自心执著  心似外境转  彼所见非有  是故说唯心


 

  如是处处说唯一心。此一心言。亦摄心所。故识行相。即是了别。了别即是识之见分。


 

  所言处者。谓异熟识。由共相种成熟力故。变似色等器世间相。即外大种及所造色。虽诸有情所变各别。而相相似。处所无异。如众灯明。各遍似一。谁异熟识变为此相。有义一切。所以者何。如契经说。一切有情业增上力共所起故。有义若尔。诸佛菩萨。应实变为此杂秽土。诸异生等。应实变为他方此界诸净妙土。又诸圣者。厌离有色。生无色界。必不下生。变为此土。复何所用。是故现居及当生者。彼异熟识变为此界。经依少分。说一切言。诸业同者。皆共变故。有义若尔。器将坏时。既无现居及当生者。谁异熟识变为此界。又诸异生。厌离有色。生无色界。现无色身。预变为土。此复何用。设有色身。与异地器。粗细悬隔。不相依持。此变为彼。亦何所益。然所变土。本为色身。依持受用。故若于身。可有持用。便变为彼。由是设生他方自地。彼识亦得变为此土。故器世间将坏初成。虽无有情。而亦现有。此说一切共受用者。若别受用。准此应知。鬼人天等。所见异故。


 

  诸种子者。谓异熟识所持一切有漏法种。此识性摄。故是所缘。无漏法种。虽依附此识。而非此性摄。故非所缘。虽非所缘。而不相离。如真如性。不违唯识。有根身者。谓异熟识不共相种成熟力故。变似色根及根依处。即内大种及所造色。有共相种成熟力故。于他身处。亦变似彼。不尔。应无受用他义。此中有义。亦变似根。辩中边说。似自他身五根现故。有义唯能变似依处。他根于己非所用故。似自他身五根现者。说自他识各自变义。故生他地。或般涅槃。彼余尸骸犹见相续。


 

  前来且说业力所变外器内身界地差别。若定等力所变器身界地自他。则不决定。所变身器多恒相续。变声光等。多分暂时。随现缘力击发起故。略说此识所变境者。谓有漏种十有色处。及堕法处所现实色。何故此识不能变似心心所等为所缘耶。有漏识变。略有二种。一随因缘势力故变。二随分别热力故变。初必有用。后但为境。异熟识变。但随因缘。所变色等。必有实用。若变心等。便无实用。相分心等不能缘故。须彼实用别从此生。变无为等。亦无实用。故异熟识不缘心等。至无漏位。胜慧相应。虽无分别。而澄净故。设无实用。亦现彼影。不尔。诸佛应非遍智。故有漏位。此异熟识。但缘器身及有漏种。在欲色界。具三所缘。无色界中。缘有漏种。厌离色故。无业果色。有定果色。于理无违。彼识亦缘此色为境。


 

  不可知者。谓此行相极微细故。难可了知。或此所缘内执受境亦微细故。外器世间量难测故。名不可知。云何是识取所缘境行相难知。如灭定中。不离身识。应信为有。然必应许灭定有识。有情摄故。如有心时。无想等位。当知亦尔。


 

  成唯识论卷第三


 

  此识与几心所相应。常与触作意受想思相应。阿赖耶识无始时来。乃至未转。于一切位。恒与此五心所相应。以是遍行心所摄故。


 

  触谓三和分别变异。令心心所触境为性。受想思等所依为业。谓根境识更相随顺。故名三和。触依彼生。令彼和合。故说为彼。三和合位。皆有顺生心所功能。说名变异。触似彼起。故名分别。根变异力。引触起时。胜彼识境。故集论等。但说分别根之变异。和合一切心及心所。令同触境。是触自性。既似顺起心所功能。故以受等所依为业。起尽经说。受想行蕴。一切皆以触为缘故。由斯故说识触受等。因二三四和合而生。瑜伽但说与受想思为所依者。思于行蕴为主胜故。举此摄余。集论等说为受依者。以触生受近而胜故。谓触所取可意等相。与受所取顺益等相。极相邻近。引发胜故。然触自性是实非假。六六法中心所性故。是食摄故。能为缘故。如受等性。非即三和。


 

  作意谓能警心为性。于所缘境引心为业。谓此警觉应起心种。引令趣境。故名作意。虽此亦能引起心所。心是主故。但说引心。有说令心回趣异境。或于一境持心令住。故名作意。彼俱非理。应非遍行。不异定故。受谓领纳顺违俱非境相为性。起爱为业。能起合离非二欲故。有作是说。受有二种。一境界受。谓领所缘。二自性受。谓领俱触。唯自性受。是受自相。以境界受。共余相故。彼说非理。受定不缘俱生触故。若似触生名领触者。似因之果应皆受性。又既受因。应名因受。何名自性。若谓如王食诸国邑。受能领触。所生受体。名自性受。理亦不然。违自所执。不自证故。若不舍自性。名自性受。应一切法皆是受自性。故彼所说但诱婴儿。然境界受。非共余相。领顺等相。定属己者。名境界受。不共余故。


 

  想谓于境取像为性。施设种种名言为业。谓要安立境分齐相。方能随起种种名言。


 

  思谓令心造作为性。于善品等役心为业。谓能取境正因等相。驱役自心令造善等。


 

  此五既是遍行所摄。故与藏识决定相应。其遍行相。后当广释。此触等五。与异熟识行相虽异。而时依同。所缘事等。故名相应。


 

  此识行相极不明了不能分别违顺境相。微细一类相续而转。是故唯与舍受相应。又此相应受。唯是异熟。随先引业转。不待现缘。任善恶业势力转故。唯是舍受。苦乐二受是异熟生。非真异熟。待现缘故非此相应。又由此识常无转变。有情恒执为自内我。若与苦乐二受相应。便有转变。宁执为我。故此但与舍受相应。若尔。如何此识亦是恶业异熟。既许善业能招舍受。此亦应然舍受不违苦乐品故。如无记法。善恶俱招。


 

  如何此识非别境等心所相应。互相违故谓欲。希望所乐事转。此识任运。无所希望。胜解。印持决定事转。此识瞢昧。无所印持。念。唯明记曾习事转。此识昧劣。不能明记。定能令心专注一境。此识任运刹那别缘。慧唯简择德等事转。此识微昧不能简择。故此不与别境相应。此识唯是异熟性故。善染污等亦不相应。恶作等四。无记性者。有间断故。定非异熟。


 

  法有四种谓善。不善。有覆无记。无覆无记。阿赖耶识何法摄耶。此识唯是无覆无记异熟性故。异熟若是善染污者。流转还灭应不得成。又此识是善染依故。若善染者。互相违故。应不与二俱作所依。又此识是所熏性故。若善染者。如极香臭。应不受熏。无熏习故。染净因果俱不成立。故此唯是无覆无记。覆谓染法。障圣道故。又能蔽心令不净故。此识非染。故名无覆。记谓善恶有爱非爱果。及殊胜自体可记别故。此非善恶。故名无记。


 

  触等亦如是者。谓如阿赖耶识。唯是无覆无记性摄。触作意受想思亦尔。诸相应法必同性故又触等五。如阿赖耶。亦是异熟所缘行相。俱不可知。缘三种境。五法相应无覆无记。故说触等亦如是言。有义触等如阿赖耶。亦是异熟。及一切种。广说乃至无覆无记。亦如是言。无简别故。彼说非理。所以者何。触等依识。不自在故。如贪信等。不能受熏如何同识能持种子。又若触等亦能受熏。应一有情有六种体。若尔。果起从何种生。理不应言从六种起。未见多种生一芽故。若说果生唯从一种。则余五种便为无用。亦不可说次第生果。熏习同时势力等故。又不可说六果顿生。勿一有情一刹那顷。六眼识等俱时生故。谁言触等亦能受熏持诸种子。不尔。如何触等如识。名一切种。谓触等五。有似种相。名一切种。触等与识所缘等故。无色触等有所缘故。亲所缘缘定应有故。此似种相。不为因缘。生现识等。如触等上。似眼根等。非识所依。亦如似火。无能烧用。彼救非理。触等所缘似种等相。后执受处。方应与识而相例故。由此前说一切种言。定目受熏能持种义。不尔。本颂有重言失。又彼所说亦如是言。无简别故。咸相例者。定不成证。勿触等五亦能了别。触等亦与触等相应。由此故知亦如是者。随所应说。非谓一切。


 

  阿赖耶识为断为常。非断非常。以恒转故。恒。谓此识无始时来。一类相续常无间断。是界趣生施设本故。性坚持种令不失故。转。谓此识无始时来。念念生灭前后变异。因灭果生。非常一故。可为转识熏成种故。恒言遮断。转表非常。犹如暴流。因果法尔。如暴流水。非断非常。相续长时。有所漂溺。此识亦尔。从无始来。生灭相续。非常非断。漂溺有情。令不出离。又如暴流。虽风等击起诸波浪。而流不断。此识亦尔。虽遇众缘。起眼识等。而恒相续。又如暴流。漂水下上。鱼草等物。随流不舍。此识亦尔。与内习气外触等法。恒相随转。如是法喻。意显此识无始因果。非断常义。谓此识性无始时来。刹那刹那果生因灭。果生故非断。因灭故非常。非断非常。是缘起理。故说此识恒转如流。过去未来既非实有。非常可尔。非断如何。断岂得成缘起正理。过去未来若是实有。可许非断。如何非常。常亦不成缘起正理。岂斥他过。己义便成。若不摧邪。难以显正。前因灭位。后果即生。如秤两头。低昂时等。如是因果相续如流。何假去来方成非断。因现有位。后果未生。因是谁因。果现有时。前因已灭。果是谁果。既无因果。谁离断常。若有因时。已有后果。果既本有。何待前因。因义既无。果义宁有。无因无果。岂离断常。因果义成。依法作用。故所诘难。非预我宗。体既本有。用亦应然。所待因缘亦本有故。由斯汝义因果定无。应信大乘缘起正理。谓此正理深妙离言。因果等言皆假施设。观现在法有引后用。假立当果。对说现因。观现在法有酬前相。假立曾因。对说现果。假谓现识。似彼相现。如是因果。理趣显然。远离二边。契会中道。诸有智者应顺修学。有余部说。虽无去来。而有因果恒相续义。谓现在法极迅速者。犹有初后生灭二时。生时酬因。灭时引果。时虽有二。而体是一。前因正灭后果正生。体相虽殊。而俱是有。如是因果。非假施设。然离断常。又无前难。谁有智者舍此信余。彼有虚言。都无实义。何容一念而有二时。生灭相违。宁同现在。灭若现在。生应未来。有故名生。既是现在。无故名灭。宁非过去。灭若非无。生应非有。生既现有。灭应现无。又二相违。如何体一。非苦乐等。见有是事。生灭若一。时应无二。生灭若异。宁说体同。故生灭时。俱现在有。同依一体。理必不成。经部师等。因果相续。理亦不成。彼不许有阿赖耶识能持种故。由此应信大乘所说因果相续缘起正理。


 

  此识无始恒转如流。乃至何位当究竟舍阿罗汉位方究竟舍。谓诸圣者断烦恼障究竟尽时。名阿罗汉。尔时此识烦恼粗重永远离故。说之为舍。此中所说阿罗汉者。通摄三乘无学果位。皆已永害烦恼贼故。应受世间妙供养故。永不复受分段生故。云何知然。决择分说。诸阿罗汉。独觉。如来。皆不成就阿赖耶故。集论复说。若诸菩萨得菩提时。顿断烦恼及所知障。成阿罗汉及如来故。若尔。菩萨烦恼种子未永断尽。非阿罗汉。应皆成就阿赖耶识。何故即彼决择分说。不退菩萨。亦不成就阿赖耶识。彼说二乘无学果位。回心趣向大菩提者。必不退起烦恼障故。趣菩提故。即复转名不退菩萨。彼不成就阿赖耶识。即摄在此阿罗汉中。故彼论文不违此义。又不动地以上菩萨。一切烦恼永不行故。法驶流中任运转故。能诸行中起诸行故。刹那刹那转增进故。此位方名不退菩萨。然此菩萨。虽未断尽异熟识中烦恼种子。而缘此识我见爱等。不复执藏为自内我由斯永舍阿赖耶名。故说不成阿赖耶识。此亦说彼名阿罗汉。有义初地以上菩萨。已证二空所显理故。已得二种殊胜智故。已断分别二重障故。能一行中起诸行故。虽为利益起诸烦恼。而彼不作烦恼过失。故此亦名不退菩萨。然此菩萨。虽未断尽俱生烦恼。而缘此识所有分别我见爱等。不复执藏为自内我。由斯亦舍阿赖耶名。故说不成阿赖耶识。此亦说彼名阿罗汉。故集论中作如是说。十地菩萨。虽未永断一切烦恼。然此烦恼。犹如咒药所伏诸毒。不起一切烦恼过失。一切地中。如阿罗汉已断烦恼。故亦说彼名阿罗汉。彼说非理。七地已前。犹有俱生我见爱等。执藏此识为自内我。如何已舍阿赖耶名。若彼分别我见爱等。不复执藏。说名为舍。则预流等诸有学位。亦学已舍阿赖耶名。许便违害诸论所说。地上菩萨所起烦恼。皆由正知。不为过失。非预流等得有斯事。宁可以彼例此菩萨。彼六识中所起烦恼。虽由正知不为过失。而第七识有漏心位。任运现行。执藏此识。宁不与彼预流等同。由此故知彼说非理。然阿罗汉。断此识中烦恼粗重究竟尽故。不复执藏阿赖耶。识为自内我。由斯永失阿赖耶名。说之为舍。非舍一切第八识体。勿阿罗汉无识持种。尔时便入无余涅槃。


 

  然第八识。虽诸有情皆悉成就。而随义别立种种名。谓或名心。由种种法熏习种子所积集故。或名阿陀那。执持种子及诸色根令不坏故。或名所知依。能与染净所知诸法为依止故。或名种子识。能遍任持世出世间诸种子故。此等诸名。通一切位。或名阿赖耶。摄藏一切杂染品法令不失故。我见爱等执藏以为自内我故。此名唯在异生有学。非无学位不退菩萨。有杂染法执藏义故。或名异熟识。能引生死善不善业异熟果故。此名唯在异生。二乘。诸菩萨位。非如来地犹有异熟无记法故。或名无垢识。最极清净诸无漏法所依止故。此名唯在如来地有。菩萨二乘及异生位。持有漏种可受熏习。未得善净第八识故。如契经说。


 

  如来无垢识  是净无漏界  解脱一切障  圆镜智相应


 

  阿赖耶名。过失重故。最初舍故。此中偏说。异熟识体。菩萨将得菩提时舍。声闻独觉入无余依涅槃时舍。无垢识体。无有舍时。利乐有情无尽时故。心等通故。随义应说。


 

  然第八识总有二位。一有漏位。无记性摄。唯与触等五法相应。但缘前说执受处境。二无漏位。唯善性摄。与二十一心所相应。谓遍行别境各五。善十一。与一切心恒相应故。常乐证知所观境故。于所观境恒印持故。于曾受境恒明记故。世尊无有不定心故。于一切法常决择故。极净信等常相应故。无染污故。无散动故。此亦唯与舍受相应。任运恒时平等转故。以一切法为所缘境。镜智遍缘一切法故。


 

  云何应知此第八识。离眼等识有别自体。圣教正理为定量故。谓有大乘阿毗达磨契经中说。


 

  无始时来界  一切法等依  由此有诸趣  及涅槃证得


 

  此第八识自性微细。故以作用而显示之。颂中初半。显第八识为因缘用。后半。显与流转还灭作依持用。界是因义。即种子识。无始时来。展转相续。亲生诸法。故名为因。依是缘义。即执持识。无始时来。与一切法。等为依止。故名为缘。谓能执持诸种子故。与现行法为所依故。即变为彼。及为彼依。变为彼者。谓变为器及有根身。为彼依者。谓与转识作所依止。以能执受五色根故。眼等五识依之而转。又与末那为依止故。第六意识依之而转。末那意识。转识摄故。如眼等识。依俱有根。第八理应是识性故。亦以第七为俱有依。是谓此识为因缘用。由此有者。由有此识。有诸趣者。有善恶趣。谓由有此第八识故。执持一切顺流转法。令诸有情流转生死。虽惑业生皆是流转。而趣是果。胜故偏说。或诸趣言。通能所趣。诸趣资具。亦得趣名。诸惑业生皆依此识。是与流转作依持用。及涅槃证得者。由有此识故。有涅槃证得。谓由有此第八识故。执持一切顺还灭法。令修行者证得涅槃。此中但说能证得道。涅槃不依此识有故。或此但说所证涅槃。是修行者正所求故。或此双说。涅槃与道俱是还灭品类摄故。谓涅槃言显所证灭。后证得言。显能得道。由能断道。断所断惑。究竟尽位。证得涅槃。能所断证。皆依此识是与还灭作依持用。又此颂中。初句显示此识自性无始恒有。后三显与杂染清净二法总别为所依止。杂染法者。谓苦集谛。即所能趣。生及业惑。清净法者。谓灭道谛。即所能证。涅槃及道。彼二皆依此识而有。依转识等理不成故。或复初句。显此识体无始相续。后三。显与三种自性为所依止。谓依他起。遍计所执。圆成实性。如次应知。今此颂中诸所说义。离第八识皆不得有。即彼经中复作是说。


 

  由摄藏诸法  一切种子识  故名阿赖耶  胜者我开示


 

  由此本识具诸种子。故能摄藏诸杂染法。依斯建立阿赖耶名。非如胜性转为大等。种子与果体非一故。能依所依俱生灭故。与杂染法互相摄藏。亦为有情执藏为我。故说此识名阿赖耶。已入见道诸菩萨众。得真现观。名为胜者。彼能证解阿赖耶识。故我世尊正为开示。或诸菩萨皆名胜者。虽见道前未能证解阿赖耶识。而能信解求彼转依。故亦为说。非诸转识有如是义解深密经亦作是说。


 

  阿陀那识甚深细  一切种子如暴流  我于几愚不闲演  恐彼分别执为我


 

  以能执持诸法种子。及能执受色根依处。亦能执取结生相续。故说此识名阿陀那。无性有情不能穷底。故说甚深。趣寂种性不能通达。故名甚细。是一切法真实种子。缘击便生转识波浪。恒无间断犹如暴流。凡即无性。愚即趣寂。恐彼于此起分别执。堕诸恶趣。障生圣道。故我世尊不为开演。唯第八识有如是相。入楞伽经亦作是说。


 

  如海遇风缘  起种种波浪  现前作用转  无有间断时


 

  藏识海亦然  境等风所击  恒起诸识浪  现前作用转


 

  眼等诸识。无如大海恒相续转。起诸识浪。故知别有第八识性。此等无量大乘经中。皆别说有此第八识。诸大乘经。皆顺无我。违数取趣。弃背流转。趣向还灭。赞佛法僧。毁诸外道。表蕴等法。遮胜性等。乐大乘者。许能显示。无颠倒理。契经摄故。如增壹等。至教量摄。又圣慈氏。以七种因。证大乘经真是佛说。一先不记故。若大乘经。佛灭度后。有余为坏正法故说。何故世尊。非如当起诸可怖事。先预记别。二本俱行故。大小乘教本来俱行。宁知大乘独非佛说。三非余境故。大乘所说广大甚深。非外道等思量境界。彼经论中曾所未说。设为彼说。亦不信受。故大乘经非非佛说。四应极成故。若谓大乘是余佛说。非今佛语。则大乘教是佛所说。其理极成。五有无有故。若有大乘。即应信此诸大乘教是佛所说。离此大乘不可得故。若无大乘。声闻乘教亦应非有。以离大乘。决定无有得成佛义。谁出于世说声闻乘。故声闻乘是佛所说。非大乘教。不应正理。六能对治故。依大乘经勤修行者。皆能引得无分别智。能正对治一切烦恼。故应信此是佛所说。七义异文故。大乘所说。意趣甚深。不可随文而取其义。便生诽谤谓非佛语。是故大乘真是佛说。如庄严论颂此议言。


 

  先不记俱行  非余所行境  极成有无有  对治异文故


 

  余部经中。亦密意说阿赖耶识有别自性。谓大众部阿笈摩中。密意说此名根本识。是眼识等所依止故。譬如树根。是茎等本。非眼等识有如是义。上坐部经分别论者。俱密意说此名有分识。有谓三有。分是因义。唯此恒遍。为三有因。化地部说此名穷生死蕴。离第八识。无别蕴法穷生死际无间断时。谓无色界。诸色间断。无想天等。余心等灭。不相应行。离色心等。无别自体。已极成故。唯此识名穷生死蕴。说一切有部增壹经中。亦密意说此名阿赖耶。谓爱阿赖耶。乐阿赖耶。欣阿赖耶。喜阿赖耶。谓阿赖耶识。是贪总别三世境故。立此四名。有情执为真自内我。乃至未断。恒生爱著。故阿赖耶识。是真爱著处。不应执余五取蕴等。谓生一向苦受处者。于余五取蕴不生爱著。彼恒厌逆余五取蕴。念我何时。当舍此命。此众同分。此苦身心。令我自在受快乐故。五欲亦非真爱著处。谓离欲者。于五妙欲虽不贪著而爱我故。乐受亦非真爱著处。谓离第三静虑染者。虽厌乐受而爱我故。身见亦非真爱著处。谓非无学信无我者。虽于身见不生贪著。而于内我犹生爱故。转识等亦非真爱著处。谓非无学求灭心者。虽厌转识等而爱我故。色身亦非真爱著处。离色染者。虽厌色身而爱我故。不相应行。离色心等无别自体。是故亦非真爱著处。异生有学起我爱时。虽于余蕴有爱非爱。而于此识我爱定生。故唯此是真爱著处。由是彼说阿赖耶名。定唯显此阿赖耶识。


 

  已引圣教。当显正理。谓契经说。杂染清净诸法种子之所集起。故名为心。若无此识。彼持种心不应有故。谓诸转识。在灭定等。有间断故。根境作意善等类别。易脱起故。如电光等不坚住故。非可熏习。不能持种。非染净种所集起心。此识一类恒无间断。如苣●等。坚住可熏。契当彼经所说心义。若不许有能持种心。非但违经。亦违正理。谓诸所起染净品法。无所熏故。不熏成种。则应所起。唐捐其功。染净起时。既无因种。应同外道。执自然生。色不相应。非心性故。如声光等。理非染净内法所熏。岂能持种。又彼离识无实自性。宁可执为内种依止。转识相应诸心所法。如识间断。易脱起故。不自在故。非心性故。不能持种。亦不受熏。故持种心。理应别有。有说六识无始时来。依根境等前后分位。事虽转变而类无别。是所熏习。能持种子。由斯染净因果皆成。何要执有第八识性。彼言无义。所以者何。执类是实。则同外道。许类是假。便无胜用。应不能持内法实种。又执识类。何性所摄。若是善恶。应不受熏。许有记故。犹如择灭。若是无记。善恶心时。无无记心。此类应断。非事善恶。类可无记。别类必同别事性故。又无心位。此类定无。既有间断。性非坚住。如何可执持种受熏。又阿罗汉。或异生心。识类同故。应为诸染无漏法熏。许便有失。又眼等根。或所余法。与眼等识根法类同。应互相熏。然汝不许。故不应执识类受熏。又六识身。若事若类。前后二念。既不俱有。如隔念者。非互相熏。能熏所熏。必俱时故。执唯六识俱时转者。由前理趣。既非所熏。故彼亦无能持种义。有执色心自类无间。前为后种。因果义立。故先所说为证不成。彼执非理。无熏习故。谓彼自类既无熏习。如何可执前为后种。又间断者应不更生。二乘无学应无后蕴。死位色心为后种故。亦不应执色心展转互为种生。转识色等非所熏习。前已说故。有说三世诸法皆有因果感赴无不皆成。何劳执有能持种识。然经说心为种子者。起染净法势用强故。彼说非理。过去未来非常非现。如空华等非实有故。又无作用。不可执为因缘性故。若无能持染净种识。一切因果皆不得成。有执大乘遣相空理为究竟者依似比量。拨无此识及一切法。彼特违害前所引经。智断证修。染净因果。皆执非实。成大邪见。外道毁谤染净因果。亦不谓全无。但执非实故。若一切法皆非实有。菩萨不应为舍生死精勤修集菩提资粮。谁有智者为除幻敌。求石女儿用为军族。故应信有能持种心。依之建立染净因果。彼心即是此第八识。


 

  又契经说。有异熟心。善恶业感。若无此识。彼异熟心不应有故。谓眼等识有间断故。非一切时是业果故。如电光等。非异熟心。异熟不应断已更续。彼命根等无斯事故。眼等六识。业所感者。犹如声等。非恒续故。是异熟生。非真异熟。定应许有真异熟心。酬牵引业。遍而无断。变为身器。作有情依。身器离心。理非有故。不相应法无实体故。诸转识等非恒有故。若无此心。谁变身器。复依何法恒立有情。又在定中。或不在定。有别思虑。无思虑时。理有众多身受生起。此若无者。不应后时。身有怡适。或复劳损。若不恒有真异熟心。彼位如何有此身受。非佛起余善心等位。必应现起真异熟心。如许起彼时。非佛有情故。由是恒有真异熟心。彼心即是此第八识。


 

  又契经说。有情流转五趣四生。若无此识。彼趣生体不应有故。谓要实有。恒。遍。无杂。彼法可立正实趣生。非异熟法。趣生杂乱。住此起余趣生法故。诸异熟色。及五识中业所感者。不遍趣生。无色界中全无彼故。诸生得善。及意识中业所感者。虽遍趣生。起无杂乱。而不恒有。不相应行无实自体。皆不可立正实趣生。唯异熟心。及彼心所。实恒遍无杂。是正实趣生。此心若无。生无色界。起善等位。应非趣生。设许趣生摄诸有漏。生无色界。起无漏心。应非趣生。便违正理。勿有前过。及有此失。故唯异熟法。是正实趣生。由是如来非趣生摄。佛无异熟无记法故。亦非界摄。非有漏故。世尊已舍苦集谛故。诸戏论种已永断故。正实趣生。既唯异熟心及心所。彼心心所。离第八识。理不得成。故知别有此第八识。


 

  又契经说。有色根身。是有执受。若无此识。彼能执受不应有故。谓五色根及彼依处。唯现在世是有执受。彼定由有能执受心。唯异熟心。先业所引。非善染等。一类能遍。相续执受。有色根身。眼等转识无如是义。此言意显眼等转识。皆无一类能遍相续执受自内有色根身。非显能执受唯异熟心。勿诸佛色身无执受故。然能执受有漏色身。唯异熟心。故作是说。谓诸转识。现缘起故。如声风等。彼善染等。非业引故。如非择灭。异熟生者。非异熟故。非遍依故。不相续故。如电光等。不能执受有漏色身。诸心识言。亦摄心所。定相应故如唯识言。非诸色根。不相应行。可能执受有色根身。无所缘故。如虚空等。故应别有能执受心。彼心即是此第八识。


 

  又契经说。寿暖识三。更互依持。得相续住。若无此识。能持寿暖。令久住识。不应有故。谓诸转识。有间有转。如声风等。无恒持用。不可立为持寿暖识。唯异熟识。无间无转。犹如寿暖。有恒持用。故可立为持寿暖识。经说三法更互依持。而寿与暖一类相续。唯识不然。岂符正理。虽说三法更互依持。而许唯暖不遍三界。何不许识。独有间转。此于前理。非为过难。谓若是处。具有三法。无间转者。可恒相持。不尔。便无恒相持用。前以此理。显三法中所说识言。非诠转识。举暖不遍。岂坏前理。故前所说。其理极成。又三法中。寿暖二种。既唯有漏。故知彼识。如寿与暖。定非无漏。生无色界起无漏心。尔时何识能持彼寿。由此故知有异熟识。一类恒遍能持寿暖。彼识即是此第八识。


 

  又契经说。诸有情类受生命终。必住散心。非无心定。若无此识。生死时心不应有故。谓生死时。身心惛昧。如睡无梦。极闷绝时。明了转识必不现起。又此位中六种转识。行相所缘不可知故。如无心位必不现行。六种转识行相所缘。有必可知。如余时故。真异熟识极微细故。行相所缘俱不可了。是引业果一期相续。恒无转变。是散有心。名生死心。不违正理。有说五识。此位定无。意识取境。或因五识。或因他教。或定为因。生位诸因既不可得。故受生位意识亦无。若尔。有情生无色界。后时意识应永不生。定心必由散意识引。五识他教。彼界必无。引定散心无由起故。若谓彼定由串习力。后时率尔能现在前。彼初生时宁不现起。又欲色界初受生时。串习意识亦应现起。若由惛昧。初未现前。此即前因。何劳别说。有余部执生死等位。别有一类微细意识。行相所缘俱不可了。应知即是此第八识。极成意识。不如是故。又将死时。由善恶业。下上身分。冷触渐起。若无此识。彼事不成。转识不能执受身故。眼等五识各别依故。或不行故。第六意识不住身故。境不定故。遍寄身中恒相续故。不应冷触由彼渐生。唯异熟心。由先业力。恒遍相续执受身分。舍执受处。冷触便生。寿暖识三不相离故。冷触起处。即是非情。虽变亦缘。而不执受。故知定有此第八识。又契经说。识缘名色。名色缘识。如是二法展转相依。譬如芦束俱时而转。若无此识。彼识自体不应有故。谓彼经中自作是释。名谓非色四蕴。色谓羯逻蓝等。此二与识相依而住。如二芦束更互为缘。恒俱时转。不相舍离。眼等转识。摄在名中。此识若无。说谁为识。亦不可说名中识蕴。谓五识身。识谓第六。羯逻蓝时无五识故。又诸转识。有间转故。无力恒时执持名色。宁说恒与名色为缘。故彼识言。显第八识。


 

  成唯识论卷第四


 

  又契经说。一切有情皆依食住。若无此识。彼识食体不应有故。谓契经说食有四种。一者段食。变坏为相。谓欲界系香味触三。于变坏时。能为食事。由此色处非段食摄。以变坏时色无用故。二者触食。触境为相。谓有漏触才取境时。摄受喜等。能为食事。此触虽与诸识相应。属六识者。食义偏胜。触粗显境。摄受喜乐。及顺益舍。资养胜故。三意思食。希望为相。谓有漏思与欲俱转。希可爱境。能为食事。此思虽与诸识相应。属意识者。食义偏胜。意识于境希望胜故。四者识食。执持为相。谓有漏识。由段触思。势力增长。能为食事。此识虽通诸识自体。而第八识。食义偏胜。一类相续执持胜故。由是集论。说此四食。三蕴五处。十一界摄。此四能持有情身命令不坏断。故名为食。段食唯于欲界有用。触意思食虽遍三界。而依识转。随识有无。眼等转识有间有转。非遍恒时能持身命。谓无心定。熟眠闷绝。无想天中。有间断故。设有心位。随所依缘。性界地等。有转易故。于持身命非遍非恒。诸有执无第八识者。依何等食。经作是言。一切有情皆依食住。非无心位。过去未来。识等为食。彼非现常。如空华等。无体用故。设有体用。非现在摄。如虚空等。非食性故。亦不可说入定心等。与无心位有情为食。住无心时。彼已灭故。过去非食。已极成故。又不可说无想定等。不相应行。即为彼食。段等四食所不摄故。不相应法非实有故。有执灭定等。犹有第六识。于彼有情能为食事。彼执非理。后当广破。又彼应说。生上二界。无漏心时。以何为食。无漏识等。破坏有故。于彼身命。不可为食。亦不可执无漏识中有有漏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图文
  • 占察善恶业报经原文
  • 楞伽经原文
  • 佛说父母恩难报经原文、译文对照翻译
  • 佛遗教经原文
  • 观无量寿经原文
  • 楞严经全文
  • 无量寿经全文
  • 佛说阿弥陀经全文
  • 心经全文
相关词语
打坐
涅槃
回向
修行
功德
般若
姻缘
菩提
三昧
轮回
皈依
烧香
密宗
娑婆
三宝
放下
六度
众生
因果
神通
五蕴
众生
智慧
六道
福报
忏悔
烦恼
业力
发心
布施
超度
供养
静坐
无我
情爱
比丘
佛学常识
入寺千万不可忽视的那些「轻重」
佛教的上香礼仪及含义是什么?
把佛菩萨像戴在身上当护身符如法吗?
佛珠怎么开光?开光后的佛像如何佩戴?
佛教拜佛仪式绝不是迷信 蕴含神秘加持力量
非常重要:去寺院拜佛必知的十大礼仪!
最简单最有效的正确念佛方法
拜佛有标准动作和先后顺序吗?
初学佛者应先从什么书开始学习?
最新图文
  • 近日宝莲禅寺四位法师挑战百公里毅行活动
  • 星云大师现身佛光山人间佛教座谈会
  • 普陀山佛教协会举行道生长老荼毗法会
  • 佛国盛会!普陀山将办南海观音开光二十周年
  • 中佛协南传佛教福慧袈裟暨福慧书屋捐赠仪式
  • 第三届世界华严学大会暨第二届浙江华严文化
  • 8岁至80岁 400多位社会各界人士齐聚栖霞参
  • 2017佛光山大学校长论坛开幕 共商教育大计
  • 黄夏年:佛教的学与修

热门推荐

为什么诵经拜佛会改变人命运
喜乐还是悲伤,都是翻阅过的光阴
偷偷干点坏事真的没人知道吗
善待他人就是善待自己
修行路上真正的回报不是求来的
不要做这三件浪费生命的事
万事顺不顺,就看福报够不够
生气时默念这三句话便可消气
妈妈的素质将决定孩子的一生
吉凶祸福不是定论随时可以转变
如何上香拜佛上香拜佛的方法
长期打坐,养成人体金字塔
正月初五接财神的正确打开方式
班禅转世灵童是如何产生的
一句南无阿弥陀佛的十大福报

版权归原影音公司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法宝十分珍贵,请按所需结缘,个人经书/善书限请1本,佛经手抄本为每部2本,若是帮他人或团体结缘,请在备注中说明,团体大量结缘需提前联系流通处。


(QQ:1070388366)出示皈依证或其他书面证明等,感恩配合,请珍惜善知识!


合作相关:云泉寺  |  永福寺  |  实际禅寺  |  少林寺  |  慈恩寺  |  柏林禅寺  |  灵光寺  |  东林寺  |  中国佛学院官网


联系我们: 网络部邮箱 |  护生会邮箱 |  助念团邮箱 |  募捐部邮箱 |  编辑部邮箱 | 


提交问题,可以发到网络部的邮箱。问题应力求简明扼要,不超过100字。由网络部将问题精选后呈交.我们农历每个月初一晚上8:15-9:15进行回答。


由于问题较多,故只有部分问题得到回答,敬请谅解。

礼佛弘善网 教育性、非赢利性、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机构 Copyright © 1998 - 2017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